没有应该的,只有必须的

2023年1月22日06:24:51首页30阅读模式

没有应该的,只有必须的,我刚刚放下酒杯长,你就说领导我奇怪的是你怎么突发奇想和牛总谈风水的?为什么不谈其他的?唉,在还没吃上几口又问好吧,我告诉你一个销售员进了别人办公室里,首先要观察看看有无显示客户个人兴趣或者爱好的东西?比如墙上挂复制说明他喜欢书法,如果放在养鱼的水缸,说明她迷信,如果办公桌上放着家庭的照片,说明他喜欢小孩儿,如果办公室比较凌乱,所以她性格比较随意。

如果办公室比较整齐,说明他很谨慎,如果办公桌上有烟灰缸,因为纲里面有烟头或者烟灰,说明他抽烟,如此种种,你总能从他的办公室的布置上找到很多信息,钮总的办公桌上放着一个红木麒麟麒麟是风水中招财进保持瘦,并且人员年龄越大越是感觉人生中偶然的成分多,可能就会越迷信,所以我就临时想起和他谈风水,即使不谈风水,我也毕竟通过茶来找其他的话题,用意来引起他的兴趣,从而搞定他谈什么,不是我们销售能控制的,但是。

想谈成什么效果确实,我们事先要演练判断和谋划的,比如你想做出某些事情,那么第一你要树立必须要做成某件事情的决心,就让你游泳去做,第二,如果目标太大一下子完成不了,你必须将大目标分解成若干个能完成的小目标,如何分解目标呢?可以用茶第三,能完成的小目标一个一个去实现它,这样慢慢靠近大目标,第四,小目标不断累积,最后完成大目标,当水烧开的九十九十度,当球员把球带到后场面对球门的最后一脚的时候,一定要谨慎,一定要用一。

来画个完美的句号,最后一脚踢得不好,那就丢人丢大了,喝了一杯酒,我告诉张瑜一个我最后一个失败的例子,那是在2007年,也是夏天,湖北某市的财政局新建办公大楼需要采购中央空调,我有个朋友,他是我客户的董事长,做成生意后成了朋友,我的这位朋友闲聊,说他们市财政新建大楼档次很高,需要很多进口的设备,当时周买的公司刚刚注册,我就说老弟市财政局有个新建的大楼,需要机电设备,你去跑跑吧,那么远的一个城市有关系没有啊,别让我闲着腿啊,他回答。

于是我给我的董事长朋友打电话,让他帮忙签下欠搭个桥,介绍该市政局局长给我认识我那董事长朋友说哦,小生意,我不帮你丢不起人,不过我老婆还财政局长的老婆是朋友,你找我老婆,让他带你去贱贱财政局局长的老婆,于是我找了董事长的老婆,让他引荐董事长的老婆答应了,为什么我和董事长老婆这么熟悉?这也是个传奇故事,这个董事长的一个传奇故事传奇之处在于该董事长认识我的时候,只是被设计院开除了工程师,然而,半年之后,居然成为千万富翁了,第一次见该董事长的。

时候他还是个没工作的下岗工程师那叫一个落魄,因为请我去饭店吃饭的钱都没有他和我谈生意,他没钱,但想用我的产品,于是他就让他老婆去市场买了一条鱼,一把青菜,请我在家里吃的,后来我没收订金就将货发给他了,就这样和董事长结下了比较深厚的感情,于是董事长老婆就在麻将桌上将我介绍给了该市财政局局长的老婆,那时候他们的牌局经常人手不够,于是我经常被拉去垫脚,每次打完牌一起去饭店吃饭,财政局局长的老婆也经常喊局长来一起吃,于是一个月的时间,局长,老婆,局长。

和我都很熟悉,也无话不谈,有一天唱完歌,我带财政局局长到我住的宾馆房间去谈剧场,到了房间也不客气,就脱下皮鞋,盘腿坐在床上,话说财政局局长袜子上居然有一个大大的洞,大脚趾头露在外面,微笑说怎么嫂子没帮你补啊?局长一笑,于是我们就拉开了话题,我说我想做财政局新建办公大楼的中央空调,估计合同在700多万,局长说可以,我说我应该怎么做?局长说,我们会在三家品牌厂家里选择一家中间价格的,这样吧,你自己找两个品牌,然后。

我去找金献出了周出场报名订购会的时候大家会去现场,那我找两个品牌,不过价格怎么办呢?我问在开标现场,我说你们价格高了,你们就不要降价,如果我说你们的价格还能不能稍微降点儿就稍微降点价?财政局局长回答,嗯,这方案万无一失,三个报价,选择一家中间价,我自己拿了两个品牌,无论如何?我都有一个品牌会在中间的,而且局长在现场暗示降价不降价,这个单子应该万无一失,于是我得出上面的判断正是基于这单子万物一失的判断,所以开标那天我没去开标现场,我出差去另一个客户。

住哪儿了?中午拿了一个品牌,它的业务员拿了一个品牌中买拿了品牌投标价格是716万元,他的业务员的投标价格是712万,事先都讲好了,局长怎么暗示就怎么说话的?昨晚和他的业务员,感觉这是万无一失,就两个人就开开心心的去参加开标会了,滴滴滴手机终于响了,开始充满来电,赶忙接半天没人说话,怎么了?还顺利吧?我在电话里说,老兄,对不起,我们失败了,中标的是别人种满在电话里解决的啊,三个品牌,我们自己拿了两个,而且中间价中标。

不管怎么降价?我们总有一个品牌是中间价,怎么会失败?我奇怪的问,我还以为她在和我开玩笑,他们开标的时候屏蔽了手机信号,然后一个一个喊进去谈,能不能降价?根据事先的约定,局长我们能不能降价?于是我就降了一点,他在电话里说,这很正常啊,我说这也是实现约好的问题,是我看局长按时,我稍微降点价,我就把零头去掉了,710万,他说,这也很正常呀,我在电话里说,问题是我去零头包710万,然后我的业务员进行谭局长又问他能能降价,于是业务员根据事先约定的也降了价,我的朋友在电话里说将来。

多少我问业务员也去掉零头报了710万?我也报了710万,所以我们是并列最高价就卖出啊,我郁闷,没想到开标现场屏蔽了手机信号里面又有纪委的人在监督我们没法协商,于是当场就宣布别人中标了,财政局局长过后跟我解释说我晕倒就让一个往无意识的单子被我的朋友和他手下的兵给弄丢了,单子丢了是小事,问题是一圈朋友都知道我找局长办事去做设备生意,但现在设备生意没做成,圈子里的朋友只乖局长,所以朋友都看不起去上最后局长也和我决裂了。

这个人就是不能用这个。

  • 版权声明:
  • 本文内容由互联网用户自发贡献,本站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不拥有所有权,不承担相关法律责任。如发现本站有涉嫌侵权/违法违规的内容, 请发送邮件至 295052769@qq.com 举报,一经查实,本站将立刻删除。